天涯明月刀同人小说 玉堂寒雨之鲤鱼环佩_ 天涯明月刀攻略_天涯明月刀频道 

天涯明月刀频道

主页 > 天涯明月刀攻略 >

天涯明月刀同人小说 玉堂寒雨之鲤鱼环佩

韩莹莹,亲启。

莹莹,从中原回来的神威弟子告诉我,你前段时间身体不好。你以前几乎都不生病的,姐姐有些担心,鲞xiang,你一定要多加保重。若是不适应在南方常住,就等离盟主回总舵的时候,搬回家住一段时间吧。

我和父亲在这边很好。你这刑堂堂主兼左护法走了,刚开始还不太习惯,好在有青衫和几位营主帮助我,现在已经可以将堡内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了。

听说离盟主盟会事务繁重,eliminated. If China is ,常带着你在各地奔走,你们俩都一定要注意身体。我甚至还听闻他常常半夜都要外出办事,你也提醒他一些,不要累坏了才好。若是他先累垮了,我的妹妹又给谁照顾呢?

爹前几天到饮马绿洲去给娘上过一次坟,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我们俩的事情。讲到后面你出嫁的事,他都流泪了,肯定是舍不得你。等你身子养好了,一定回来看看我们。

祝好。

勿念。

韩思思。

韩莹莹抬手放走飞鹰,将信纸叠好揣在怀里。她的确是许久没有回去过了,没想到姐姐竟因她身体不适的事如此担心。一想起这件事,她脸上就会挂上几分羞涩又甜蜜的笑容。

到底什么时候去告诉那个呆子呢?韩莹莹算了算时间,再过一个月便是七夕节,她决定逗一逗他,再瞒他几天,好给他一个惊喜。

戌时。

“大人,前段时间从盟会拨款购置的粮草已经全部装好了,马车现在已在城外集合,准备向西北进发了。”刚进天波府,黄元文就风风火火地找到了离玉堂,向他汇报起盟会的任务进度。

离玉堂放下手中的文牒,道:“好,那就让他们出发吧。沿途要一路小心,徐海一道的马贼和燕云的西夏散兵都可能会拦路打劫。”

黄元文道:“这个您就放心吧。有些回徐海的神刀弟子会随着车队一路走,有他们保护应当没有问题。”

离玉堂点点头。

黄元文向窗外看了看,道:“大人,再过两个时辰就是子时了。我叫兄弟们准备吗?”

离玉堂将文牒整理好放在桌角,起身道:“嗯,让他们子时以后都到东院集合。还是按照以前的分配方法,我、慕容锦各带一队,分两头潜入。你带一小队在外面接应,剩下的人和杨尚砚驻守天波府,等我命令。”

“可是盟主,慕容锦昨天已经走了啊......你忘了,马上乞巧节了,他请假回东越去见桑楚山庄的二小姐了。”

乞巧节?七夕?离玉堂这才恍然,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:“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。那算了,今天你带另一队潜入,外面接应的人就找一位八荒的少侠来负责好了。”

黄元文点点头:“那我就去办了。大人您还是先回家一趟?”

“嗯。”离玉堂将外衣穿好。黄元文转身退了出去。正当离玉堂准备熄灭桌上的烛火向外走的时候,一声轻响从窗外穿了进来。离玉堂一惊,闪身躲开,一柄飞刀叮地一声钉在椅背上。离玉堂本想追出去,奈何对方轻功太好,光听声音也知道早已远遁几里之外。

他扭头看去,椅背上的飞刀竟还钉着一张字条。他将字条取下展开。

“棋逢对手,值得一战。战前三日,再见此镖,即定何时何地。——公子羽。”

韩莹莹正睡得迷迷糊糊,忽然被人揽进了怀中。她侧身过去,心安理得地缩进那人怀里。

“回来啦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今晚还要去办公么?”她闭着眼睛轻声问道。

她本以为会听到那个熟悉的答案,却久久没有听见他开口。她疑惑地睁开眼睛,竟正好见他将目光低了下去。

“不去了,就在家陪你。”

咦?还有这么好的事?

离玉堂常常晚上都回家陪她一会,就说又要到盟会去处理公务,直忙到大半夜才再回来。有时她也好奇他在忙些什么,不过他不说,她也没问。她记得去年过年那几天,他都还在连夜往外跑。

“身体好些了?”离玉堂柔声道。

“本来就没什么事嘛,都是你们自己大惊小怪。”她在他怀中笑道。

离玉堂凝望着那双水雾朦胧的美眸,道:“只要你没事,我做什么都安心。”

听到这话,韩莹莹心里咯噔一声,回望着他的眼睛,却深得令她看不透。

“离玉堂......唔!”

一记深吻几乎令她窒息,粗粝的大手放肆地抚过她的身体。尽管这种感觉她已足够熟悉,却仍在他的爱抚下不住喘息。

“离玉堂......”她努力地保住自己最后一丝理智,挣扎着唤道。

“......嗯?”

“你......今天轻一点......”

离玉堂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她却已经在接踵而来的情潮中闭上了眼睛。

“好。”

亥时的最后一刻钟,离玉堂睁开双眼。怀中的人已经熟睡,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。他轻轻在她额上一吻,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怀抱,穿衣起身。替她将被角掖好,他转身走出房间,悄悄放下门帘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